工程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成为上海文化演艺的新地标

时间:2018-02-03 14:00 作者:admin 点击:

   舞台剧《繁花》大胆启用“跨界班底、青春阵容”,由青年导演马俊丰挂帅,上海本土青年演员担纲主演,特邀马晓伟、张芝华等老戏骨为“青春班”助力,用年轻人的视角解读经典文本,融合当代艺术语汇做出新颖的视听诠释。全剧由沪语演出,回望了戏剧作品鲜少表现的上世纪六十与九十年代的上海市井生活,主角们的经历反映了当时上海市民阶层小人物的成长经历与生存状态,时代的流行色、世俗的烟火气同城市的人文记忆相交织,使舞台品相呈现出冲淡娴雅的“上海味道”。
  清淡审美 ?跳跃叙事 ?浓缩原著精华
  文学基础优质,前有评弹大热,后有王家卫导演的电影作品,舞台剧《繁花》成为2018年沪上最令人期待的文艺作品之一。“舞台剧《繁花》为上海而作,是献给上海这座城市的一封情书。”该剧监制、文广演艺集团副总裁马晨骋表示,舞台剧《繁花》将分为三季陆续推出,并延续原著之细腻视角,对人们记忆中的城市细节真实描摹,同时用当代审美下的舞台表现手法进行呈现,让观众从崭新的戏剧语言中感受到这座城市不变的温度。
  《繁花》原著三十五万字的体量,浓缩在三个小时的舞台剧中,《繁花》的舞台剧改编在剧作结构上就遇到高难度的挑战。编剧温方伊十易其稿,对原著结构重新进行了梳理和调整,第一季故事主要抽取了沪生、小毛、阿宝三个童年好友的经历为经线,在横截面上较为完整地呈现了原著中李李、姝华、银凤、汪小姐等人的人物命运。在舞台上,六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片段交替出现,跳跃式地完成了二十年中十多个人物的人生故事。
  “两个年代的舞台呈现有非常大的区别,六十年代的画面非常清淡、美好、童真,质感轻盈,事件都非常平淡。九十年代很激烈喧闹。舞台表现就是灯红酒绿,大开大合的。但是在人物身上,关于上海人对于美好生活有着细腻而执着的追求这个点,贯穿始终。”马俊丰说,“娱乐有很多种。这戏就是一条优雅的小河。我们营造一种细腻的环境和氛围,将观众拉入到这种审美中来,让他知道这种并不常见的方式。”
  家住在陕西南路的张女士在看完演出后十分感慨:“我家就住在皋兰路,以前叫高乃依路。我和我姐小时候就经常去拉德公寓附近玩。这些熟悉的场景在舞台上演出来,还真的挺有趣的。”相对于中老年观众对历史的感悟,青年观众觉得全本沪语表达很新鲜。白领赵小姐说:“其实作为80后这一代上海人,我一直被长辈说上海话不标准,听演员用上海话说上海这几十年的故事,听起来有种莫名的感动。”
  提纯沪语 寻根上海 ?两个月弄堂体验
  《繁花》首轮演出主打青春牌,邀集了一批80、90后的上海本土青年演员金珈、章涛、杜光祎、王文娜、王家珧等人分别担纲阿宝、沪生、小毛、姝华、银凤等主要角色。为了寻找合适的会说上海话的青年演员,剧组几乎翻遍了每一位上海籍演员的档案。最终定下来的人选,呈现出新上海的“老派味道”。根植在年轻演员身上的上海基因,使上海味道一经调教,就更原汁原味了。
  石门路拉德公寓、大自鸣钟西康路、苏州河南岸叶家宅、皋兰路、茂名路南昌公寓、24路电车、国泰电影院,该剧涉及多处上海地标建筑。被精益求精的剧组拉去生活体验。主创们进行了一场长达两个月的“寻根之旅”。他们去一一拜访了原著中的大自鸣钟地区、思南路地区,一个个弄堂去找,敲门去问,亲眼看一看那些居民的生活状况、居家摆设,听阿姨爷叔们讲讲他们的岁月往事。然后把自己找到的、认为是“上海”的东西拿给剧组其他人看,饰演小毛的青年演员杜光祎觉得在跟随剧组探访后,原本习以为常的一些地区和建筑,都有了更深的理解。“《繁花》的创作过程,很大程度上是年轻的创作者对历史生活的真实感知,是站在今天看过去的一个过程。在寻找的过程中去摸索一个更准确的味道。”
  整本用沪语演出的文艺作品多见于沪剧和滑稽戏,这两种艺术样式在观众心中呈现的沪语风格都是较为欢快市井,在题材和艺术特色上也具有很强的地域性。用沪语讲述上海故事,用舞台剧的方式去演绎,究竟会呈现出什么样的风貌呢?本剧艺术总监张翔在描述沪语表达时评述:“上海话是流动和变化中的语言,上海的海派体现在海纳百川,这种方言的特色也正是交融和包容。从语言本身和场景入手,我们做了一些提纯,把它从日常生活往优雅和疏离感提纯,我们把它定义为优雅的市井气。”
  定调这个呈现原则之后,演员们在沪语发音上进行了许多练习。剧组请来权威的沪语专家钱程多次开展工作坊,纠正演员的沪语发音。生活在大自鸣钟地区的小毛、小毛的邻居爷叔、生活在“上只角”的阿宝和沪生,说话的方式都是有差异的。甚至六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人物,在口音上也会存在细微区分。比如张芝华饰演的小毛娘,是六十年代生活在大自鸣钟地区的中老年角色,她的发音在某些时候就有轻微的尖团音。
  作为有全国巡演计划的作品,舞台剧《繁花》也志在为非沪语地区的人们打开一扇了解上海的窗口,该剧将全程配普通话字幕。
  跨界主创 ?写意舞台 ?现代理念真实细节
  走进剧场,发现舞台上呈现一只巨大的转盘。随着剧情的演进,主演们在转盘上或走或立,时空的流逝随着转盘的移动生动地显现。从开场一派老上海弄堂欢快的群像,到各种道具渐渐撤离,最后只剩下空旷的舞台,舞台剧《繁花》在舞台空间的整体概念上是写意的。它打破年代剧写实复古的常用手段,整部剧没有采用任何封闭写实的空间布置,多采用单件家具和景片的方式来完成环境呈现。同时,在单件道具的选择和呈现上,主创团队花了很多精力,试图还原半个世纪前生活方式的真实细节。
  青年导演马俊丰以戏剧为基点对小说做了极其深入的研究,并提出了“时代肌理,当代表达”的创作理念。与此同时,剧组邀请电子音乐家B6、多媒体艺术家雷磊、服装设计师徐家华、中国台湾的舞美设计李柏霖、灯光设计谭华等加盟舞台剧《繁花》,以期用多媒体、音乐、服饰造型、视觉艺术等全剧场手法完成当代青年对《繁花》的理解。
  天际紧密的电线杆、老弄堂里支出的衣架,梧桐树叶细密的纹路,一些跟上海密切相关的意象被写意地使用在各个场景的细节处。舞美设计李柏霖回忆采风时的情境:“我们做了非常多的记录,在最初的五六个版本,到后来设计稿已经完全找不到最初的样子。那些累积的资料看久了,你会对城市的发展脉络有一些情感在里头,那样的情感对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可能会有帮助。”
  经验丰富的戏服设计师徐家华为剧组的每位演员提供了符合人物身份的写实造型,在整体色调上进行两个年代的对比。“60年代的整体色调非常清雅,人物服装的组合也在灰度和色彩上很协调,90年代就对换一下。但每一个人物的造型力求简洁,每个人有一个标志性的装饰物,比如李李的大金耳环,银凤的头花手绢。”徐家华请来一位上海老师傅用缝纫机在后台为演员随时调整戏服的小修改,力求造型的细微处适当妥帖。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将演出至2月2日,首演后将进入定期常演、长年驻演、国内巡演、海外商演相结合运营模式,让上海故事在扎根本土的同时走向世界舞台。浦东新区文创产业座谈会在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举行,新区文创领域21家代表性企业进行座谈交流。会议透露,由宋城演艺集团打造的《上海千古情》将有望于2019年与观众见面,助力上海打造“亚洲演艺之都”。
  座谈会上,与会者对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去年底印发的《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上海文创50条”)展开讨论。不少代表认为,对照“上海文创50条”提出的任务和要求,对标国际国内文化产业集聚地区,浦东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不少文创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共性的瓶颈问题。
  宋城演艺董事长黄巧灵以几项财务数据开篇,介绍了宋城演艺的剧院数、座位数、年演出场次、年观众人数、净利润、毛利率六方面已居世界演艺第一。“宋城演艺的作品努力运用现代科技手段,融合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多样化、独特的艺术表达方式呈现给观众。”在黄巧灵看来,驻场演出对一个城市的文化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如拉斯维加斯有《O》秀,巴黎有《红磨坊》,纽约和伦敦均有演出周期长达十数年甚至二十余年的驻场音乐剧,它们都成为城市的重要文化地标。“目前上海正在着力打造卓越的全球城市,文化是必不可少的软实力。”
  据悉,宋城演艺致力打造的大型歌舞《上海千古情》立足于上海恢弘的历史长卷,截取千年历史中最具闪光和爆发力的段落:如从6000年前崧泽文化时期古朴的小渔村,到唐宋时期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枢纽,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十里洋场的风云跌宕,既有淞沪会战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慷慨悲歌,更有新世纪世博会的万国来朝。这一历史长卷将用高科技国际化的舞台手段,构成极大形象冲击和多变的震撼效果,呈现出史诗般令人目眩神迷的美学感受,展示上海乘风破浪驶向国际蓝海的国际大都市形象。
  2015年11月,宋城演艺与上海世博东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宣布成立合资公司“上海宋城世博演艺发展有限公司”,投资7亿元共同打造“宋城演艺?世博大舞台项目”。这一战略合作将有助于推进世博大舞台的持续开发利用并成为后世博场馆创新转型新标杆。据悉,项目建成后将与上海迪士尼形成互补,成为上海文化演艺的新地标。
  “文创50条”中提出了打造“亚洲演艺之都”的目标,要求做大做强各具特色的驻场品牌,引进知名演艺集团和演出经纪机构,鼓励发展具有文化旅游特色的演艺产品。《上海千古情》正是以此为目标,志在打造成具有标志性的驻场演出,为观众呈现一场视觉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