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香港尽快回复平和、理性

时间:2018-01-04 14:44 作者:admin 点击:

  由现实主义建筑师 Ron Phillips 设计完工于 1969 年,凭借其独特的三层楼高拱廊和嵌入式窗户而闻名。
  这座大厦曾是不少政府部门的办公之处,也被视作是 70 年代香港流行的摩登风格的象征。它简单有序的白墙设计表现出了谦厚气质,外墙即结构的系统在一众玻璃幕墙的现代建筑中格外突出。基于香港炎热气候设计的凹陷式窗洞可以避免太阳直射,这种超前的设计手法直到 1994 年才获得了建筑物能源效益奖的认可。
  随着 2011 年添马舰大楼落成,政府部门逐步迁入,美利大厦开始闲置。由于它位于中环的核心地段,因而后来被列为“活化中环”项目之一。尽管比推动重建的费用要高很多,但香港政府仍然希望这栋大楼可以被改造成新的用途继续在城市中生存下去,因此要求必须保留建筑外观,仅对内部进行改装。
  九龙仓旗下企业在 2013 年以 44 亿港币的价格收购了美利大厦的活化项目,并请来了著名的 Foster+Partner 建筑事务所进行改造设计,翻新之后的大厦将成为高档酒店 Niccolo Hotels,造价高达 78 亿港币,计划于今年早些时候开业。
  由福斯特建筑事务所香港分布的 Colin Ward 和伦敦分布的 Armstrong Yakubu 领导团队设计,美利大厦的改造工作主要围绕着保留和创新两部分展开。
  建筑师大致保留建筑的外观,顾客将穿过宏伟的拱廊步入酒店大堂。这栋 25 层高的建筑内部改造成了 336 间客房及套房,并配备会议厅、餐厅和露台酒吧等,还把屋顶改造出了一个拥有花园的宴会厅。
  受益于原本的建筑内部平面没有柱子支撑,客房的设计拥有极高的自由度,因而呈现出了开放式的布局。房间内部的装修走的是时下流行的优雅简洁风,为了突出物料本身的质感,并未加入多余的饰面,黑白云石地板搭配抛光金属材质,同时还加入了手工玻璃等工艺元素。
  此外,为了消除原先政府大楼的威严感,对外展示开放、友好的氛围。建筑师保留了拱廊及廊前巨大的红棉树,设立一个透明、温馨的临街入口,并将建筑周围的场地进行景观美化,形成了一个公共太极区域。 香港特区前警司朱经纬于2014年非法“占中”期间,执勤时用警棍殴打路人,早前被裁定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成,获刑3个月。不少香港政界人士均对退休警司朱经纬被判监3个月表示难过,纷纷发声为朱经纬打气,希望他”撑住”。有香港立法会议员指出,对比朱经纬被判监,违法”占领”的策划人竟然仍未被判入罪,令人感到判决不公,促请特区政府尽快严惩判罪有关人等。
  据香港《星岛日报》消息,朱经纬“占中”期间殴打路人一案3日在香港东区法院判决。法院判囚朱经纬3个月,并允许他以5万港元保释等候上诉,期间须每周往警署报到。
  主任裁判官钱礼判刑时表示,感化官建议判被告朱经纬社会服务令,但认为须考虑案件的不同案情,而本次事件严重,故不适合判处社会服务令或缓刑。钱法官提到警方在“占中”期间要防止旺角街道被重占,对警员而言为艰巨任务,但她强调警方应执法防止罪案,朱经纬却知法犯法,而承受巨大压力并非辩解理由,因此刑罚须具阻吓性,防止有其他警务人员仿效,以及维持公众对警队的信任。
  裁判官以四个月为量刑起点,指朱现已退休,重犯机会不大,加上朱在占领行动执勤时承受莫大压力,其后亦要面对社交传媒所带来的舆论困扰。裁判官考虑各项因素,最终决定扣减刑期一个月。
  钱官续指案情并非最严重的一种,但有其严重性,事主郑仲恒当时手无寸铁,偕女友人路经现场,他转头望向右方的警员,并不具威胁,从呈堂影片中可见事主当时曾从后被袭,虽然警棍不如刀等武器,但可造成严重伤害。而事主的确受到实际的身体伤害,但他的伤势并非严重以及无造成永久性受伤,现已完全康复。
  对于朱被判刑,香港警务督察协会主席李占安向会员发表声明,感到极度痛心和失望,对香港和警队来说是一个悲剧,或再次严重挫伤警队士气。
  不少政界人士均对退休警司朱经纬被判监3个月表示难过,3日纷纷发声为朱警官打气,希望他”撑住”。
  工联会区议员邓家彪3日就和前辅警总督察、大埔区议员胡健民一起在社交媒体上做直播讲感受。邓家彪对朱警官及其家人表示慰问,并支持他上诉,”很多纪律部队人员,对这些行为应否被起诉都有很大争议。”
  他指出,长久以来香港市民都觉得警队专业、中立,但近年政治气氛两极,令警务人员成为磨心,难以执法,担忧判决影响他们服务市民的士气或信心,并说若他们的士气得不到维持,受损害的还是香港市民。
  邓家彪说,自己曾在地区事务上与朱警官共事,觉得他是”有功又有劳”。他敦促法庭和司法部门尽快完成处理”占领”相关案件,让香港尽快回复平和、理性,不要让香港社会再被这种尖锐的案件影响。
  胡健民则表示,很多警员和街坊都对事件表示痛心,并指出香港作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这些市民都肯定是警务人员的功劳的”。他亦指出,很多人对朱警官在狱中过生日、圣诞、新年感到痛心,很多人都支持他上诉。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在社交媒体发帖指,自己对朱警官被判监感到无比难过,久久无法释怀,”在‘占旺’期间,部分占者的挑衅行为仍历历在目。一名尽忠职守的警员,面对挑衅,仍然坚守岗位执行职务,恢复社会秩序,朱警官此次的判刑,实在让人唏嘘。”
  她又指出,朱警官早前呈交多达40封求情信,可见他得到警队、立法会议员以至市民的广泛支持,希望他能”撑住”。
  对于同类案件的其他“占中”搞手,香港政界亦有不少人士希望法庭和司法部门尽快处理。
  大埔区议员胡健民对于搞出违法”占领”的人至今还未面对司法程序,但已经有很多应对这件事的执法人员”出事”,他亦感到无奈。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恒镔则在社交媒体发帖,要求特区政府尽快严惩判罪非法”占领”的策划人。
  立法会议员陈恒镔质疑︰”在非法‘占中’期间,非法‘占领者’严重、暴力破坏香港,执法人员一直刻苦忍耐,为了维持治安、保障香港人、守护香港,如今却竟然要被判入狱3个月......但非法‘占中’策划人竟然仍未被判罪,继续逍遥法外,继续教唆年轻人......这样的一个判决公平吗?”
  据了解,2014年的非法“占中”运动发生至今已超过3年,大部分“占领”主导者,包括被指是“占中幕后黑手”兼“最大金主”的壹传媒黎智英,至今仍未落案起诉,逍遥法外,而三名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及朱耀明等在去年3月末被香港警方预约拘捕后获释,至今仍未获判。